应对资本主义多重危机必须征用银行,让银行社会化

 

埃里克·图桑

 

          20202月中旬以来,银行股一直在暴跌。如果大金融机构持有人正在紧急出售这些股票,那一定是因为他们处于危险之中。[该系列第2部分:资本主义大流行、冠状病毒和经济危机。第1部分请参阅此文。]

        政府和银行当局有系统地谎报银行压力测试结果。主流媒体传递虚假信息,因其依赖于银行的广告,此外,一些银行家或他们的大股东也是媒体或彭博社等提供金融市场分析的机构的股东。中央银行制定援助计划的目的,并不是向患有冠状病毒流行病的民众提供紧急援助,无论是在欧洲、美国还是日本。中央银行提供的大规模金融援助,主要是拯救私人银行的大股东和一般资本主义的统治制度。

        要说清楚银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有必要无偿地征用没收大股东,建立公民控制的储蓄、保险和贷款公共制度,这是根本的。这就是废除非法债务委员会(CADTM)所说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完全社会化。

这项措施必须是规模更大的紧急、彻底和影响深远措施的一部分,这些措施包括暂停并最终废除公共和私人非法债务、关闭证券交易所、建立真正的国家卫生系统、征用制药公司和私营实验室、能源部门公司(以便规划和管理生态危机),并将其置于公民的控制之下,以便改善人们的生活条件。

对冠状病毒流行病的反应,应当成为机会,鼓励在生活方式、财产结构、生产方式、激发人类与自然之间社会关系的价值观方面,进行真正根本的革命。

只有制度的受害者动员起来,自我组织起来,把那1%的人及其走狗驱离权力位置,建立真正的民主权力结构,这种情况才能出现。一场生态的、社会主义的、女性主义的、自我管理的革命是必要的。

与官方声明相反,银行的状况非常糟糕。不要误会我们,现在,银行的糟糕状况并不妨碍其大股东、董事和高层管理人员的巨额收入。事实上,银行状态如此糟糕的原因之一,是银行完全被榨干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银行已经支付了非常丰厚的股息。银行董事的薪水很高。但还有一种间接的方式,让股东从银行赚大钱!银行正在买回自己的股票。

 

银行正在回购自家股票,以使其大股东更富有

        各大银行用来增加股东收入和财富的办法,是回购他们在股市中的股份。近年来,银行正在有系统地大规模地这样做,尤其是美国银行。在20202月初之前,如果他们的股价一直飙升,那是因为银行董事,与主要股东达成协议,而且往往在央行以可怜利率而慷慨提供的流动性中,买回自己的股票。他们从谁那里买回自己的股票?从自己的大股东那里;当然,这些人赚大钱。下面是工作原理。以一位大股东为例,他收购了自己银行的一批股票,假设每股70块。如果每股价格上升到100块,而大股东以100块卖回给自己的银行,那么他每股收益为30块。在一些国家,对股票的"资本获利(capital gains"甚至不征税,其借口是,股票交易活动必须得到鼓励!

        对于兼任几家银行的股东及客户来说,这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事实上,他们是在玩弄两种方式----回购股票部分的资本收益和他们保留在手的股票的股息。

        当公司宣布回购时,股东们非常热情,因为他们可以期望以更高的股价从收盘价中获得"奖金"。因此,鼓励他们持有自己的股票并接受回购价。这反过来又推高了股价。当一家银行同时买回自己的股票时,便使其退出流通。这还有另一个优势。股票的市盈率(p/e [price/earnings ratio])得到改善,这就增加了对仍在流通中的股票的需求,银行的价值也进一步上升。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说:"从理论上讲,股票回购对于公司价值是中性的,因为每一美元返还给股东,其资产负债表上就少一美元。然而,已发行股票数量的减少增加了每股收益——这通常可以推高价格——同时也增加了经理人的薪酬"[1]

        需要指出的是,从2009年初到20199月底,美国大型银行花费了8630亿美元回购自己的股票。[2] 在谷歌、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主导的行业以13940亿美元买回其股票后,美国银行业回购了数量最多的股票,比工业、能源和大宗商品行业还高。在上述期间,美国的回购总额为52500亿美元。这是股市泡沫的主要因素之一。同样的现象在其它大陆也可观察到,并且具有同样的效果。

 

 

1:银行回购自家股份

 

2:银行2007年第一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回购总额。

虽然,股票市场应该是资本主义企业家出售股票以发展公司时筹集额外资本的地方,但实际上充当了投机的圣殿,公司购买自己的股票,以有利于他们的大股东。这是股市应该关闭的原因之一。

这些纯粹是虚拟资本的人为流动。[3]. 但这种错觉可以持续多年。这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然而,这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过去两三年来,一些非主流经济学家和许多国际机构宣布,股市的看涨周期即将结束,因为很明显,投机泡沫已经发展起来,而且即将破裂。从20202月中旬开始,由于COVID-19大流行的扩大及其对中国经济驱动力的影响,大股东们认为这场盛宴已经结束,突然决定出售大量股票。他们是第一个出售股票和中饱私囊的人。几家养老金和投资基金紧随其后,并下达了卖出股票命令,导致股价大幅下跌。

随着20202月至3月金融危机,美国银行在3月中旬宣布,将停止购买自己的股票,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指出的,坚持认为,这种做法粗暴,会让人难以接受。

20203月,主要央行的行长希望让人们放心,他们的说法产生了相反的效果。银行股东认为,如果央行宣布采取如此重大的措施(我将进一步分期作阐述),这意味着事情正在变坏,在卖出价格更低之前,可以卖出就赶紧卖出,没有时间等待了。银行股过去几年的任何上涨都抵消了。但与此同时,用股市评论员的行话的说,大股东已经预订了利润。他们卖出了大量股票,并赚得差价入口袋,这个差价,就是他们在股市泡沫开始时支付的价格与卖出清盘抛售运动开始时价格之间的差额。他们讨价还价,卖股票给投资基金和对冲基金。大股东没有卖出所有股票:现在股价非常低,他们仍然保留着手头的股票,所以他们仍然对银行决策有发言权(拥有4%6%的股份,股东可以控制一家公司,无论是银行还是其它类型的公司)。他们正在等待政府和央行启动一些援助计划,从而引发股价的上涨。现在猜测危机的持续时间和股市再次看涨的时间还为时过早。这可能需要几个月,也可能要几年。除了大流行病和制造业危机持续时间,社会和政治事件也会影响时间进度。

短期内,银行将报告亏损,不交税。他们将获得大量来自政府和中央银行的新礼物。我们必须小心区分仍然获得利润的大股东和银行本身,后者的资本正在融化,其股价暴跌,将不得不报告损失,在某些情况下面临破产。大股东认为银行是最佳收入来源,即使这意味着将银行推向破产边缘。他们确信,他们持有的股份太大,不能倒闭。他们知道,由政府和中央银行的朋友领导的公共当局会用纳税人的钱帮助银行。当股价暴跌时,他们会立即出售大量股票,但将保留足够的股份来控制公司。

大股东受法律的保护,该法律规定股东的责任仅限于其所在公司中持有的股份。即使他们要为巨额损失负责,他们可能失去的只是他们最初的股份。现在,他们没有把他们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他们持有几个公司不同部门的股票,他们的资产是多样化的。他们大部分的财富都是比股票更坚实的资产:房地产、艺术品、黄金、游艇、私人飞机.......

正如我在前几篇文章中解释的("资本主义大流行病、冠状病毒和经济危机""不,冠状病毒对股票价格的下跌没有责任"),我们必须意识到,在股市动荡时期,大股东(和其它投机者)正在滑行。当市场在开盘时看跌,股东们卖出股票包,如果市场再次看涨,他们会在价格非常低时买回股票。因此,有几天股市暴跌,然后几天,他们再次上升很短的时间。但目前的趋势最明显的是走向崩溃,股东正在大量抛售大量股票。

银行股价的演变

 

欧洲

        2020217日到312日,欧洲银行的股价大幅下跌,损失在30%45%之间。就Natixis(在上一次危机期间获得救助)而言,下跌达到54%

        同期,北欧国家主要银行的股价也出现下跌。Nordea(芬兰)下跌了38%SEB(瑞典)下跌了32%Handelsbanken(瑞典)下跌了28%Swedbank(瑞典)下跌了24%Danske银行(丹麦)下跌了36%

美国八大银行的股价大幅下跌;加拿大的银行也一样下跌,但没有那么多。墨西哥、哥伦比亚、巴西、智利和阿根廷的主要银行股价也暴跌。

亚洲主要国家的所有主要银行也都在股市下跌了。中国银行的下跌比世界其它地区更为有限,但这次下跌实际上在1月份已经开始。日本银行跌幅最大。

        非洲四大经济体的银行股份也在暴跌。尼日利亚银行遭受到股价下跌最严重的打击。

 

 

根据2020217日至313日股价下跌的程度对银行的排名

 

我们清楚地看到,从2020217日到313日,欧洲银行的股票下跌得最剧烈。

在另外一期中,我将分析银行目前的情况。接下来,我将讨论国际经济和金融危机的其它方面:石油价格暴跌;私人债券市场泡沫破灭的前期迹象;私人债务证券价格暴跌,收益率(yields)和风险溢价(risk premiums)急剧上升;公共债务证券价格上涨。主导经济体的政府通过负利率获得融资,但累积了非法债务。我还将提及航空公司和航空航天工业的跌落。还将讨论各国央行和政府的反应。

考虑到危机的快速发展,该系列论述的结构可能会发生变化。在每一部分,我将提出要采取的措施。

 

迈克·克罗利科夫斯基、克里斯蒂娜·帕格努尔与苏绍万·达尔从法文翻译为英文。

 

注释

[1] 英国《金融时报》2020320——"银行主导的股票回购冻结可能蔓延在美国市场"

[2] S-P 500 回购和股息buybackdiv.pdf.

[3] “虚拟资本是一种资本形式(公共债务证券、股票、债务),其流通于从生产收入到其所应享权利的只是承诺,根据定义,其结果是不确定的。弗洛瑞安·古利(Florian Gulli)对塞德里克·杜兰(Cédric Durand)的采访,虚拟资本,塞德里克·杜兰,计划评论。La Revue du projet

米歇尔·胡森(Michel Husson)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框架允许他分析'虚拟资本',这一框架可以定义为一组金融资产,其价值基于未来收入流动的资本化:"虚拟资本的形成称为资本化。[卡尔·马克思,资本,第三卷]。如果一个股票的年收入为"100",而利率为5%,其资本化价值将是"2000"[3] 但这个资本是虚构的,因为"绝对没有任何与资本发展过程有任何关系的痕迹"[卡尔·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米歇尔·胡森,《经济》一文,201112月,马克思与金融;一个应用...” ”Marx et la finance : une app.... ”-玛丽·哈里贝(Jean-Marie Harribey):"当实现价值与承诺价值之间的差距变得太大,一些投机者明白,当利润清算的承诺不能兑现时,当金融收益因生产缺乏足够的资本收益而永远无法实现时,泡沫就破灭了"。让-玛丽·哈里贝,《虚构资本的咆哮,读塞德里克·杜兰的虚拟资本》,《可能性》第6—2015年春天。Les Possibles, N° 6 - Spring 2015.

 

 

本文译自: 国际观点202047日,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page=imprimir_articulo&id_article=6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