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方安生辞职的启示

                         微波

 


    陈方安生提出辞去政务司司长一职,给港人带来了如下的启示:

    第一、它表露出特区政府最高领导人之间的矛盾与不和:她承续着传统的价值观,包括只接受法治、不接受超越法律的政治干预,要维护香港原有制度的自由、人权,等等。她由此与特首在许多施政处事上产生了歧见。例如,对特首私人助理路祥安之干预大学民调及他应被辞退,对公安法的争论、都已是徐四民所认定了的不和事件;至于对居港权、法轮功在港合法地位及其租用大会堂等,也是报章所指出了的歧见问题。由这许多歧见产生了她与特首之间的不协调及不和。她透露,在去年7月间已萌退意,当时正是路祥安风波而特首曲意维护他的时候。

    第二、它显示出亲京极「左」人物的政治干预,从中「挑拨离间」(陈太公开这样指责他们),视她为「港英余孽」,暗示她是「倒董」的幕后黑手、阴谋的主脑,要除去这颗眼中钉才肯罢休。他们不断推波助澜,火上添油,加剧了京、港高层对陈太的不满。

    第三、它证明了京官的出面干预,是去年9月突然召她到京的原因及其结果。会见后当日新华社公开报道钱其琛要她「更好地支持行政长官的工作」,亦即是指她没有这样做到,证明中央对她很不信任;京官所需要的,是完全听话、绝对支持中央和特首的官员。她在会晤廖晖后见记者时已不再现其惯有的笑容,反映出她的心情沉重;嗣后一段时间常到外国,也反映她的意兴阑珊。这次召见表明是最后逼使她辞职的决定性一击。

    第四、这又一次表明了:中央及其特区行政长官所实行的是一言堂,不能容忍属下有其它的不咬弦、不顺从的声音。陈太在香港各次民调中的声望得分,都高于、甚至远高于特首,更是使最高层难堪、不安的事。

    陈太在以前曾说过,她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她的言行赢得了西方传媒的「香港的良心」美誉。

    而港区人大代表刘佩琼却批评,陈太在政府内扮演反对派角色,「似一个民主党成员多过公务员首长。」(119日《苹果日报》)批评者以此表现自己对中央的忠心奉承!

    但在陈方安生提出辞职后,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对770人的调查结果显示,有近3成人选她为最喜欢的香港政治人物,曾荫权得7.1%,董建华则只得3.8%124日《苹果日报》报道)。这反映港人对她的观感,与那些亲京的「人大代表」等人很大不同。

    继任她的曾荫权,今后将较为可能达到北京的指望,好好地支持特首的施政,不再像3年来陈太那样敢于向特首说「不」。他将以圆滑的手腕、花巧的言词、有名的「狼来了」作风,去担任政务司司长这个职位。

    接任财政司司长的梁锦松,宁愿辞去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主席这个优薪高职,每年少收入约2千万港元,这显出他不寻常的决心从政的「壮志」。他就读香港大学时曾是亲京「国粹派」的一员,听说到过井岗山等地参观。他的「红」底子会是他为北京中央、香港「左派」、特首几方面所喜欢而被选上的原因,也是他将来可能继任香港行政长官的重要因素。他在73年毕业后即投身美资银行工作至今,与商界关系密切。他以这种背景与董建华合成三头马车中的两马,更加重了商人治港、更照顾工商富人权益的气味,而政治上政策上则会更加从「两制」向「一国」倾斜,使香港渐趋内地化,收紧港人的自由、人权尺度:这是陈方安生辞职启示出的港人巨大隐忧,而亟需港人今后努力去争取民主自由权益、阻止上述的趋势发展的!

 

    200135